• 「師姐,你喝多了?」

    「沒有,你才喝多了!」

    楚清雅不滿,撅起紅潤的雙唇,嗔了北冥焱一眼。似乎在證明自己還能喝一樣,也不倒酒了,直接把酒壺壺蓋一掀,仰頭灌下去一大口。嗆得眼淚都已經留下來了,但是還是不顧一切的要喝。

    北冥焱無奈,從楚清雅手中一把將酒壺搶過,不讓其繼續再喝。

    「你……你把酒,給我!」

    楚清雅俏臉殷紅如血,口中滿是酒氣,直接就撲到北冥焱身上來,搶著要酒壺。北冥焱無奈,將酒壺居高。楚清雅雖然身高不必北冥焱差多少,但是卻還是夠不到。下意識的踮起腳尖,頓時楚清雅整個人都靠在北冥焱身上,胸前的兩團滾圓擠在北冥焱胸前,都已近變了形,但是楚清雅卻彷彿不覺一樣,動作再怎麼旖旎,也察覺不到什麼。

    感…[Read more]

  • Maurer Crowell posted an update 9 months ago

    秦崢從清兒這裡還了解到,這裡是一個擁有幾千萬人口的大族——木族祖地。木族在這個國家,擁有很多分支,佔據著不少大城,其中還有不少成員擔任著國家要員。

    作為祖地的村子,只有在每十年一次的祖祭時,才會有各個分支的強大者到來。

    如今,村子中剩下的都是些老人,青年和壯年成員都外出闖蕩世界去了,除了追求機遇的人之外,也有不少人是為了看看外面的精彩繽紛世界。

    穿書后,胖喵兒在八零做團寵 而剩下的這些老人,都是年輕時叱吒一方風雲的高強之人。具體有著怎樣的經歷和輝煌,他們自己從來都不再提起,就算被問到了,也只是雲淡風輕的一笑了之……秦崢猜想,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極盡輝煌過後的返璞歸真,淡泊名利以坐看潮起潮湧、雲捲雲舒。

    秦崢肅然起敬,這是一種智慧,…[Read more]

  • Maurer Crowell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9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