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Declaration of GW_GoPricing_Plugin_Installer_Skin::feedback($string)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P_Upgrader_Skin::feedback($string, ...$args) in /home/customer/www/taxigo.h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go_pricing/includes/core/class_plugin_installer_skin.php on line 20
Activity – Maurer Crowell – TaxiGo.hk
  • Maurer Crowell posted an update 9 months, 2 weeks ago

    「師姐,你喝多了?」

    「沒有,你才喝多了!」

    楚清雅不滿,撅起紅潤的雙唇,嗔了北冥焱一眼。似乎在證明自己還能喝一樣,也不倒酒了,直接把酒壺壺蓋一掀,仰頭灌下去一大口。嗆得眼淚都已經留下來了,但是還是不顧一切的要喝。

    北冥焱無奈,從楚清雅手中一把將酒壺搶過,不讓其繼續再喝。

    「你……你把酒,給我!」

    楚清雅俏臉殷紅如血,口中滿是酒氣,直接就撲到北冥焱身上來,搶著要酒壺。北冥焱無奈,將酒壺居高。楚清雅雖然身高不必北冥焱差多少,但是卻還是夠不到。下意識的踮起腳尖,頓時楚清雅整個人都靠在北冥焱身上,胸前的兩團滾圓擠在北冥焱胸前,都已近變了形,但是楚清雅卻彷彿不覺一樣,動作再怎麼旖旎,也察覺不到什麼。

    感受到胸前兩團傳來的驚人彈性,北冥焱心神頓時一盪,而且下身也緊緊貼在楚清雅雙腿之間。但是北冥焱好在把控住了自己,沒有出醜。一隻手抱住楚清雅,不讓其亂動。

    「你……你把酒給我,要不然,我,我打你!」

    楚清雅拿不到酒壺,嫣紅的俏臉上滿是不願意,伸手就錘在北冥焱胸前。但是沒有元氣的加持,楚清雅這一拳對於北冥焱來說根本就如同撓痒痒一樣,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北冥焱腦中百轉,突然大呼一聲,手中酒壺也直接扔到了山下,手扶著胸口,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

    見到北冥焱這個樣子,楚清雅頓時酒就醒了一大半,連忙上前查看。

    「喂,你怎麼樣,不會真的受傷了吧?不對呀,我沒用多大的力氣啊,怎麼會……難道是以前的傷口?趕緊讓我看看!」

    楚清雅驚慌失措,北冥焱死死拽著胸口的衣服,不讓楚清雅掀開。頓時後者就感覺到不對勁,這才反應過,北冥焱根本沒有受傷,這完全就是裝的。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也學的這麼壞了!」

    楚清雅氣急,踢了一腳躺在地上的北冥焱,轉過身去,俏臉上露出不滿。

    北冥焱見自己暴露,無奈笑笑,開口道:「你之前不是問我為什麼要借酒澆愁么,可惜啊,美嬌娘不是三個,第三個,可不是瘋魅那個女人。」

    聞言,楚清雅轉身,疑惑的看向北冥焱,問道:「不是瘋魅?那是誰?」

    北冥焱裝作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道:「瘋魅那女人整日跟在我身邊,圖謀尚不明確,就怕對我不利。我本來還指著這第三個美嬌娘能夠幫我對付瘋魅這個女人呢。她可是自稱要比瘋魅那個女人更聰明,心機更多,考慮事情更周到。而且還自稱沒有自己,就沒有現在的冥凰門呢。這麼厲害的女人,竟然沒有被我擄獲放心,真是可惜了。」

    聞言,楚清雅頓時紅了臉頰。原本就因為喝酒的原因,俏臉通紅,現在更是紅潤,幾乎可以滴出水來,就連脖子都變得通紅。

    「你……你這傢伙,還真是不知足……」

    楚清雅強裝鎮定,但是語氣卻已經開始顫抖,雖然嘴上那麼說著,但是之前那莫名的不愉快突然煙消雲散了。

    「是啊,我就是這麼不知足,所以才會感到愁啊。這不,偷了師傅他老人家的好酒,來這裡借酒澆愁來了。」

    北冥焱暗笑,但是臉上卻滿是落寞,擺出一副可憐的模樣。

    看到北冥焱的樣子,楚清雅頓時就強硬不起來了。俏臉更紅,聲音猶若蚊鳴,幾乎聽不到。

    「那……你說的那個女孩,你問過了沒有?人家願不願意你還不知道呢。」

    「沒有。」

    北冥焱果斷搖頭,道:「我就是怕她不同意,所以不敢問啊。師姐,你說我該怎麼辦?」

    「怎麼辦?」

    楚清雅愣神,不知道如何回答。想要直接將話說明白,但是卻又忍不住心底的羞澀,難以啟齒。

    「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強上?比如,先生米煮成熟飯了再說?」

    北冥焱似笑非笑的「看」向楚清雅,後者聞言,頓時俏臉一怒,一拳頭打在北冥焱胸口上,道:「我看你敢!」

    北冥焱不等楚清雅收回拳頭,一把將楚清雅抱住,道:「不敢,怎麼不敢,現在就可以。」

    看到北冥焱邪性的笑容,楚清雅頓時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想要出手,但是又怕傷了北冥焱。但是如果不出手的話,如果真的被煮成了熟飯,那還怎麼了得。

    感受到楚清雅情緒不斷的起伏,北冥焱笑了一下,臉色頓時變得溫柔無比。輕輕貼近楚清雅的俏臉,在後者的耳邊呼氣道:「怎麼會呢,我可不捨得。要煮熟,也要等婚禮之後啊。師姐,你願不願意?」

    聞言,楚清雅頓時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應對。感受到北冥焱身上傳來的一陣陣男子氣息,楚清雅心跳不斷,有如鹿撞,臉色通紅,彷彿火燒。

    從來都沒有過這種情況,也從來都沒有想過這種情況。楚清雅不知道如何應對,卻再一次聽到北冥焱逼問自己,大腦頓時短路了。

    「我……願意……」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第265章大熊和北冥焱的勾結

    聞言,北冥焱頓時喜於形色,一把抱起羞澀不已的楚清雅,原地轉了幾圈。

    「行了行了,看你高興的。我可是先說好,你要是敢愧對於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楚清雅俏臉嫣紅,嗔怪著在北冥焱胸前打了一下,阻止北冥焱繼續胡鬧。待她看到北冥焱那已經完全失去了光澤的雙眼,心中又是一陣絞痛。

    「你的眼睛,還有沒有可能恢復?」

    楚清雅伸手在北冥焱的臉龐上輕輕撫摸,臉上浮現出一絲痛心。直到此刻,她終於敢大膽直接的關心北冥焱了。

    「還好,就算在我們這一方大陸沒有辦法,我、日後也是要去上屆的。上屆鼎盛繁華,我想,眼睛的問題應該不會很大。」

    北冥焱咧嘴笑了起來,露出一排白牙。

    聞言,楚清雅臉色略顯黯然。

    「你終究還是要走的……離開的時候,帶上我。」

    「放心吧,會的。不過,第一次去我說什麼也不會帶你去跟我冒險的。不論是你,還是飛影,仙兒,都要乖乖的留著這裡,等我在上屆能夠安定下來,我再接你們上去。」

    北冥焱許下承諾,額頭抵著楚清雅的額頭,臉色十分的溫柔。

    「可是,我想和你一起闖蕩。」

    楚清雅委屈的撅起紅唇,但是也知道北冥焱是關心自己,還有馬上就要成為姐妹的二女,心中只感覺到一陣暖暖的。

    「跟著我一起,面臨的危險太多了。上屆鼎盛繁華,強者數不勝數,我怕我的實力保護不了你。我這個一個如花似玉,聰明機智的美嬌娘要是被人搶走了,還不得心疼死我。」

    「貧嘴!」

    楚清雅笑了笑,知道北冥焱也是擔心自己,沒有繼續僵持,靠在北冥焱的懷中,享受這片刻的溫存。

    「咳咳……」

    突然,北冥焱身後忽然響起一陣輕咳聲。聞聲,楚清雅詫異抬頭,卻看見了面無表情的飛影和似笑非笑的秦仙兒。尤其是秦仙兒,那戲謔的眼神讓楚清雅頓時有些無地自容。像是偷腥的貓被抓了個現行一樣,俏臉嫣紅,深深低下頭去,不敢看兩女。

    「清雅姐姐,沒想到啊,你竟然也有這麼小女人的一面啊!」

    秦仙兒俏皮機靈,根本不管現在是什麼氣氛,上前就開始揶揄楚清雅,弄得楚清雅越發的羞愧,想要掙脫北冥焱的手臂,卻被北冥焱死死的抱在懷中。

    北冥焱知道是秦仙兒和飛影兩女,頓時不樂意了,道:「你這丫頭,也不看看是什麼情況,在下面等了很久了吧。」

    「等了……很久?」

    聞言,楚清雅瞪大了雙眼。之前只顧著心傷了,那裡會想到秦仙兒和飛影竟然早就在下面等著這一幕的發生呢。一時間,楚清雅羞愧難當,將自己的小臉藏在北冥焱懷裡,說什麼也不抬起來了。

    秦仙兒嬌俏的吐了吐舌頭,拉著飛影就離開了。離開之前,飛影還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笑容,看在楚清雅眼中,更是羞澀。

    帝王落馬,妾著紅紗 「好了,沒人打擾了,我們繼續。」

    北冥焱無恥的笑了笑,卻被楚清雅一把掙脫懷抱,哼了一聲道:「要繼續,你自己繼續吧。啊啊啊,羞死人了!」

    感受到楚清雅直接轉身離開,北冥焱無奈的聳了聳肩,暗罵一聲秦仙兒絕對是故意的,無奈只好回去自己的住處了。

    翌日,清晨,大熊幾人早早的起床,開始在冥凰宮忙裡忙外,打點上下。各種顏色的彩帶掛的到處都是,雖然看上去五顏六色,十分炫目,但是裝點的確實不怎麼樣。

    楚清雅幾女看不下去了,直接大熊幾個大男人趕出大廳外,讓他們去準備別的東西,自己幾人開始布置大廳。

    大廳外,看著忙裡忙外的三個女孩,把大廳裝點的喜氣洋洋,大熊幾人無奈笑了笑。這種事情,還是女人做的比較實在。

    「臭小子,我女兒那邊,怎麼樣了?」

    大熊悄悄靠近北冥焱,旁邊海大鬍子和邱雲見到這番情景,紛紛靠上前來,起了八卦之心。

    「搞定!」

    北冥焱露出一副無量的笑容,將黑書空間中還剩下的幾壺酒取出來,還給大熊,道:「沒想到清雅這麼不勝酒力,只用了一壺,白跟你要了這麼多的了。」

    大熊收起酒壺,取出自己腰間的酒葫蘆,仰頭灌下一口道:「我女兒啊,就是這樣,早就跟你說了,頂多兩壺酒,用不了那麼多的。不過,我可跟你說好了,要是敢愧對我女兒,看我不打死你個小兔崽子。」

    北冥焱笑了笑,連道不敢。幾個大男人頓時笑了起來,卻陡然感覺到背後一冷,一股殺氣漸漸開始瀰漫起來。

    「爹,你們兩個早就商量好的?」

    楚清雅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帶著冰冷的笑意。見狀,海大鬍子和邱雲直接轉身離開,這件事情和他們沒有一點關係,敢接撇清。

    大熊和北冥焱臉上的笑容僵硬,無奈轉身,對上渾身散發出灼熱氣息,一頭火紅色長發無風自舞的楚清雅。

    「乖女兒,這件事,你聽我解釋……」

    大熊笑容難看,就算實力超群,面對自己的女兒,還是有力使不出。

    「好,你慢慢解釋。要是解釋不好的話……」

    說著,楚清雅身上開始升騰起一股絢爛的火焰,散發出十分灼熱的氣息。

    「那個……是這小子,都是他出的主意,和我一點關係沒有!」

    大熊一指北冥焱,隨即腳下抹油,趕緊開溜。楚清雅聞言,轉頭看向北冥焱,臉上冷笑不已。

    大熊已經溜了,北冥焱頓時心中暗罵,但是感受到面前的火焰氣息越發的雄渾,額頭上開始冒出冷汗。大廳內,秦仙兒和飛影對視一眼,賊嘻嘻的笑了一下,開始觀望這邊。

    轟!

    一道絢爛的火焰在冥凰宮前炸開,伴隨著一聲嘶厲的慘叫,一道人影直接飛上天空。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又打擾你了。」

    可是敲開門是為了送早飯確實也不算是很過分的打擾哈。

    臨時挎了一個包包裝作出門的阮阮保持一定的疏離。

    「我吃過了。現在要去上班了。」

    他信她個鬼。

    「買給你的,路上吃。」

    「我真的吃過了。」

    她就這麼一點牽扯都不想有嗎。

    「不要就扔了吧。」

    好吧,她收下。是熱的。

    「謝謝你。」

    「我以後不會住在這了。」

    「嗯。」

    挺好的。

    許司覃聽出她鬆了一口氣。

    「那個,我先去上班了。」

    許司覃看著她走過自己身旁,不知怎麼。欒女士的話很清晰。

    「你就彆扭著,看你什麼都不說能不能把人給等來。」

    「阮阮,如果我再說一次我想和你在一起,你還要走嗎。」

    她阮姐心情極度不好啊,韓藝也是思慮良久,逼不得已走了過去,她要化妝的哇。

    順帶著八卦一下。

    韓藝也不知道自己經歷了這麼多作死之後是怎麼選擇繼續作死的。

    反正她已經被提頭警告了。

    「阮姐,你是不是跟許……」

    「今天好好拍啊。」

    這不是韓藝想象中的場景,不是說提頭來見嗎?她怎麼好像聽出了很多絲溫柔?

    「你怎麼了?」

    總覺得出了點什麼事。這生病了吧,伸手就去摸不正常的阮姐的額頭。

    阮阮拍開她的手,給了她一個宛若智障的眼神。

    「沒事。」

    韓藝踏實了,是她阮姐沒錯了。

    也是韓一一開始拍戲之後,阮阮嘆氣。

    「小念,為什麼啊。」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2021  的士Go App by TaxiGo.HK Privacy Policy

or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or

Create Account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