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Declaration of GW_GoPricing_Plugin_Installer_Skin::feedback($string)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P_Upgrader_Skin::feedback($string, ...$args) in /home/customer/www/taxigo.h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go_pricing/includes/core/class_plugin_installer_skin.php on line 0
Activity – Gonzales McNamara – TaxiGo.hk
  • Gonzales McNamara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2 weeks ago

    梁天在宿舍里,聽到宇智波鼬的那番話之後,整個人的臉色都變得陰沉沉的。(更新最快)從凳子上站了起來,一個瞬移就消失在宿舍里。

    出現在了天宇集團的董事長的辦公室里,由於今天晚上是宇智波鼬帶一千多忍者,打算來搶梁天的天娛傳媒集團的神奇藥水。梁天是幕後操控著,當然辦這些小事肯定是讓門前的那一萬多隻仙獸去了。

    慢慢的一個小時慢慢的過去了,在黑暗的天空中,突然有一道黑色的身影在樹林中快速的穿梭著。最後的那個身影的後面,跟著一群黑壓壓的身影。以閃電般的速度,向梁天的這個天宇傳媒集團這裡而來。慢慢的為首的人臉已經看得清楚了。

    ****原來進攻天宇傳媒集團的是神秘的集團「曉」的首領宇智波鼬,不一會兒,他們已經到了天宇集團大廈的樓下。當他們來到這個天宇傳媒集團的樓下的時候,梁天早就用迷幻陣團團的把整個天宇集團的員工保護好在裡面了。而在外面的宇智波鼬這一幫忍者,看到的只是安安靜靜的寫字大樓沒有一點人影在裡面。

    可當他們慢慢的靠近大廈的大門,想偷偷的溜進去的時候,守在門口的兩隻仙獸的其中一隻的眼睛突然一轉。整個身體慢慢的變成原來的肉身之體,看了一下那幾個忍者。突然大聲嚎叫一聲,眼睛突然變成紅色,眼睛里散發出一絲絲的寒光。

    那個忍者除了見到一些幻術之外,這種很怪異的怪物臉見都沒見過。**那個中忍看到了這隻仙獸之後,額頭上不斷的冒冷汗。眼睛睜得很大,不自覺的咽了一口口水。

    那隻仙獸看到這個卑微的人類竟然藐視自己的尊嚴,氣得煙都從鼻子里冒了出來。不管眼前的這個人怎麼樣,得罪了仙獸,總得有懲罰。於是一道雷電從那隻仙獸的頭上射出來,以最快的速度射向那個還在發獃的中忍。不一會兒,那個中忍直接被這支仙獸所發出的雷電給劈得灰飛煙滅。

    就在這裡的事情暫告一段落的時候,跟這裡類似的事情又發生了。一千多名的忍者看到自己面前的怪獸很善良,於是起了起了貪念。於是慢慢的靠近仙獸的跟前,可沒想到那隻趴在天宇集團面前的仙獸,當沒看到他們似的。於是火氣就上來了,一很快的速度捏了一個忍術丟向了仙獸的身體。

    在一旁睡覺的仙獸感覺到眼前的這一群小東西,來者不善。於是用它那堅硬的身體擋了下來,眼睛里儘是不屑的眼神。這些忍者在那密密的基地里,受到了很多人的敬仰,哪裡受得這樣的委屈啊!於是紛紛的運氣了全身的查克拉,一最強的忍術想那隻仙獸攻擊。

    在門前的那隻仙獸,只看了那個中忍一眼。直接張開了那張寬大的嘴巴,一口把那個忍者使出來的火遁之術給吸得乾乾淨淨。那個中忍的身體整個人當機了在那裡,張著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隻仙獸。

    過了一個小時之後,跟著宇智波鼬前來的忍者已經因為貪念,死去了一半。站在一旁的觀察情況的大蛇丸,實在看不過去了。於是用一個瀟洒的形態出場,但是他還改不了他那冷血的眼神。在辦公室裡面坐的梁天不爽的說道:「這是什麼人嘛!幹嘛把自己修鍊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簡直把我們人類的形象給丟盡了。看我怎麼教訓他,哼。」話音還沒落,梁天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辦公室裡面。

    出現在了天宇集團的大門口前面,把周圍一萬多隻仙獸都收進了乾坤戒指裡面去。在一旁的大蛇丸看到梁天從集團的大門口出來。於是就派人偷偷的從後面把梁天給架住,於是就帶到了大蛇丸的面前。

    那個中忍看到眼前的梁天看到大蛇丸竟然不跪下,於是大喊道:「大膽草民,看到我們偉大的大蛇丸大人還不下跪。」梁天的眼裡儘是不屑的看著他,也不答應他,但是也不跪。那個忍者看到梁天還是不跪,於是整個人-大怒道:「大膽賤民,看到我們大蛇丸大人還不下跪。我看你是找死。」話音還沒落,那個中忍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了一把三棱狀的軍刺。向梁天的大腿射去,可是那把軍刺剛剛到梁天的大腿的皮膚的時候,『叮噹』的一陣響聲從梁天的腳下傳出。

    那個中忍看到被他們架著的梁天的大腿很是堅硬,於是又起了那些邪-惡的念頭。這時,站在被他們用十八般武藝來折磨他的梁天說道:「你們玩了那麼久,應該也累了。下面該我表演了。」梁天的話剛剛說完,梁天立刻手腳一動,那些密密麻麻綁在梁天身上的繩子。突然間被梁天震得粉碎,那一旁目睹的那些忍者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梁天。

    每個忍者的心裡都想道:「這還是人嘛!只是用**的力量,就能把綁在身上的繩子給震得粉碎。這種力量簡直是太變︶態了。」

    梁天看到在場的忍者都在發獃,於是就一揮手,就這樣剩下幾百名的忍者都變成宇宙塵埃。大蛇丸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的培養的忍者,就簡簡單單的被梁天一招給滅了。於是大怒道:「你為什麼殺掉我辛辛苦苦栽培出來的忍者。」(對不起啊!各位,因為前面沒有沒有說這曉的成員說日語,因為本主角會說日語嘛!)

    梁天則是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老子,就是看你不爽,怎麼了。」大蛇丸聽到了梁天所說的這一句話,於是臉色大怒道:「混蛋,我殺了你。」說完了就運起他最拿手的忍術,向梁天攻擊了起來。

    梁天有笑著說道:「你們日本人還真搞笑啊!被人說了就發火要殺人,真是好笑。」梁天看到大蛇丸的忍術就快要到自己的面前的時候,用手一揮,大蛇丸的最拿手的忍術就這樣被毀滅了。你們想想,一個元嬰初期實力的忍者,竟然攻擊身為聖尊後期修為的梁天。那不是老壽星上吊,找死啊!

    梁天滅了大蛇丸的最拿手的忍術之後,看到大蛇丸那張人不人妖不妖的臉。於是運起了瞬移到了大蛇丸的面前,把那討厭的大蛇丸給走了一遍。幾十小時之後,大蛇丸已經被梁天走得奄奄一息了。

    |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wap. 【】感謝有你一路相伴!

    在天宇集團大廈的樓下,梁天站在一邊陰險的看著趴在地上的大蛇丸。(請記住我們的網址)隱藏在一旁的宇智波鼬和其餘六位忍者和陰陽師,看到了這個情況。看到自己的夥伴被別人揍得不成人樣,他們只是在心裡狠狠的咒了梁天的祖宗十八代,才覺得解氣。

    而在一旁的梁天看到大蛇丸的那個慘樣,不禁的諷刺說道:「你不是牛逼嗎?為什麼牛逼不起來了。來啊,來殺了我啊!我在這裡等著你呢!」梁天說完還不忘扭了他那苗條勻稱的腰,被梁天扁倒在地上的大蛇丸聽到了梁天諷刺的話之後,整個人的臉色變得很通紅。

    梁天看到他還不動手,於是又加了****一把火。幽幽地說道:「誒,在日本令人害怕的神秘集團『曉』的第二名的人物,竟然是這樣懦弱的一個人。誒,我真的替這個神秘集團感到悲哀啊!」說完了,梁天還裝出衣服唉聲嘆氣的樣子。」

    趴在地上的大蛇丸先前聽到梁天的冷眼諷刺,整個人已經很憤怒了。現在又聽到梁天侮辱自己的組織,大蛇丸的那清醒的頭腦頓時失去了理智。整個人完全被他的心魔給侵佔了,不是還發出那些難聽的雜訊。梁天看到自己已經把大蛇丸的心魔給氣了出來。

    微微的對了大蛇丸的心魔笑了笑,開口說道「嗨,你好,很高興見到你,想不到把你給氣出來了。」說完了還對那心魔笑了笑。那心魔用它那難聽的聲音對梁天說道:「你這個小子還不錯,竟然有膽量對我這個尊敬的心魔大人說話,不錯。(請記住)別人要是看見了我,說不定還掉頭就跑呢!你倒好,敢跟我作對。難道不怕我把你的元神給吃了嗎?」梁天攤了攤手的說道:「要吃你隨時過來,只要你有實力就行。」

    在一邊隱藏隱藏的宇智波鼬他們,看到梁天和自己的兄弟聊天的這一幕,實在是把他們看呆了。在他們看來的大蛇丸,為人孤僻,不喜歡交朋友。而且性格非常兇狠。可是現在為什麼跟自己的敵人聊起天來了呢?這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其實他們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大蛇丸了,只一個被心魔侵佔這身體的大蛇丸了。已經沒有了靈魂氣息,事實上是這個心魔控制著大蛇丸的身體跟梁天拉起了家常。

    其實梁天早就發現了藏在空中的宇智波鼬他們這些人,只是暫時不理會他們而已。而現在他的首要工作就是要把面前最令討厭的心魔給滅掉,自己才可以專心對付宇智波鼬他們幾個。

    梁天看著那鮮紅色眼睛的心魔,不開心的說道:「我說你這個心魔到底打不打啊!你要不打的話,就把身體還給人家這個令人討厭的傢伙。興許我還可以跟他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呢!」那心魔不爽的回答道:「誰說我不打了,你有還沒喊開始,怎麼打啊!」

    梁天看了看那個心魔之後,心裡想到:『這個心魔還真少見,以前見過的那些心魔都是那麼狡猾,兇狠的。而這個心魔則有點傻乎乎的,還真是第一次看到。」

    那個心魔看到梁天在低著頭想事情,有不耐煩的喊道:「小子,你到底打不打啊!不打的話,大爺我可就要回去享受每餐了。」梁天被這個心魔的聲音給嚇了一跳,拍拍胸脯說道:「我說心魔大哥啊!你沒聽說過,人嚇人,要嚇死人的嗎?剛才你的那一叫,可是嚇得我差點魂飛魄散。」

    而在一邊的心魔埋怨的說道:「我又不是人,我是心魔好不好。」這時侯梁天說道:「好了,可以開始了。」心魔聽到了梁天的話之後,顯得異常興奮。梁天看到心魔的那個興奮樣,三隻烏鴉頓時從梁天的頭上飛過,三條很粗的黑線頓時掛在了梁天的額頭上。

    梁天與大蛇丸的心魔大戰開始了,這次大蛇丸很幸運。他被心魔控制了之後,並沒有被心魔給吸食了元神,而且還是完整無缺的飄在體內的另一個地方。

    大戰開始了,梁天擺出了中國功夫的架子。在他對面的心魔看到梁天這樣之後,不耐煩的說道:「小子,你這是在擺造型啊!還是在打架啊!」心魔的話音剛剛落,梁天就應開始向他攻擊而去。心魔看到梁天偷襲,嘴裡很久才吐出了『卑鄙』兩個字。說完了這個字之後,梁天的攻擊已經到了他的後面。心魔顧不了那麼多,用大蛇丸的身體直接迎了上去。

    梁天在跟心魔交戰的時候,就已經把全身的聖元力封到了只有大乘期的程度。可是他還不知道的是,現在地球上的修真者,最高的修為也就是合體期了,除了梁天這個超級變︶態之外。

    心魔正面的面對梁天的力量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來臨。果不其然,那股力量碰到了心魔的時候,心魔還在奮力的對抗了幾秒鐘。最後不甘的被這股超強的能量給撕毀了心魔的真箇能量體,只有大蛇丸的元神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傷。

    在心魔的毀滅,大蛇丸的元神慢慢的掌握了整個身體的掌控權。而且他還因禍得福,修為突破到了元嬰後期。梁天看到大蛇丸經過了那場禍,修為已經突破到了元嬰後期。梁天連看都不看,直接把臉轉到一邊去,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事。

    修為剛剛突破的大蛇丸,看到梁天連瞄都不瞄他一眼。心裡的怒火頓時升了起來,立刻捏了一個忍術,對準了梁天所在的位置,丟了過去。梁天在一邊想事情的時候,聽到一股火的聲音慢慢的向他靠近。轉過身一看,好傢夥,原來是大蛇丸看到梁天藐視自己,心裡不爽直接把一把火丟向了梁天,才出現了那一幕。

    心裡火氣不由得從心底冒出,慢慢的向大蛇丸的所在的位置走去。大蛇丸看到了梁天陰沉沉的臉之後,整個人就後悔了起來。心裡懺悔道:「我***真是混蛋,好端端的干滿偷襲他,這下好了,又被揍了。」

    大蛇丸預料的還真准,他果然被梁天走了一頓。只見梁天把大蛇丸揪了起來,一個拳頭就狠狠的揍了過去。原本有點俊俏的大蛇丸,被梁天狠狠的揍了之後,整個人變得暈乎乎的,連臉都是青一塊紫一塊。這還沒完,梁天覺得還沒解氣,上去有直接揍了幾拳之後,才覺得解氣。才慢慢的走回了集團裡面。

    可是梁天還沒走到一米的時候,只聽見一個聲音怒吼道:「站住,打傷了我的兄弟就想走嗎?未免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吧!」梁天轉過身來一看,只見一個黑色的人影慢慢的從半空中降了下來。

    |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wap. 【】感謝有你一路相伴!

    被打的已經不成人樣的大蛇丸,看到宇智波鼬出現了之後,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的大喊道:「宇智波鼬,你可要為我報仇啊!」這時梁天忙上忽然大悟道:喔,原來是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鼬啊!梁天想了想,看來應該沒錯了。(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梁天這是走了過來說道:「剛才你被心魔控制,要不是那我幫你把心魔給消滅了。那你早就灰飛煙滅了,那還時間跟我亂扯一些有的沒的。」梁天說完了就不理大蛇丸他們了。宇智波鼬來到梁天的面前感謝道:「多謝先生剛才對小弟的救命之恩。」梁天淡淡的說道:「沒什麼,我只是看不慣那些可惡的心魔來侵佔修真者的**而已。」

    「好了,不說了。下面我們來了結我們的恩怨吧!」在一旁的宇智波鼬冷冷的說道。梁天看了宇智波鼬一眼,伸出一個國際化的手勢,鄙視道:「好像這件事明明是你們挑起來的,還說是我們先搞出來,真的不害臊啊!」在一旁的宇智波鼬暴跳如雷的說道:「要不是幾個月前,把我們秘密基地里的神奇藥水的配方拿走,我們能找到這裡來嗎?」梁天有微微一笑****的說道:「哦,你說那些築基丹所兌出來的藥水是你們生產的,那你們說說那些築基丹的材料都有哪些啊!」

    這下宇智波鼬被梁天的話問得啞口無言,因為這些但都是梁天無聊的時候煉製的。哪像他們這些忍者一樣,除了只會一些忍術,幻術和體術之外,什麼煉丹啊,煉器和陣法這些東西都是一竅不通的,更何況叫他說出這築基丹有那些材料煉製而成的一些靈藥的名稱呢!

    這時,在一旁不服氣的宇智波鼬說道:「那你說說看,這神奇藥水的材料配製有那些。(請記住我們的網址)」梁天看了看宇智波鼬之後,慢悠悠的說道:「這個築基丹的材料總共有十二種,分別為:萬年人蔘,萬年鹿茸,萬年靈芝,朱果,龍顏果等材料。」在一旁聽的宇智波鼬聽得,整個人都震撼了。

    這是什麼概念啊!隨便拿出一樣,就可以賣出一個天價的價錢。於是就下定了一個殺人奪寶的決定,可是這個決定卻給他帶來了殺身之禍。而他還渾然不知道,自己的大禍臨頭了。

    梁天剛剛要說話的時候,在一旁的大蛇丸插話說道:「你說的那些藥材,我連聽都沒聽過,況且還是那些上萬年的藥材。現在上千年的葯齡的人蔘,價錢都在一千萬美元左右,要是你有的話,你早就發財了。還用我們說嗎?」

    梁天這時候才說道:「你說得很對,現在的上千年的人蔘的價錢都在一千萬美元左右。但是你們沒有,但不代表我這裡有啊!」說完了,梁天還特意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了一支萬年人蔘出來顯擺。看得一旁的大蛇丸很是眼紅,於是就想出了一個主意。

    大喊道:「你這個卑鄙的東方修真者,竟然趁我不備的時候,來搶我的一支萬年人蔘,我要殺了你。」梁天聽了這就話,於是就納悶道:「額,那個大蛇丸,那你說說,我什麼時候,搶了你的一支萬年人蔘了。還有你的那隻萬年人蔘到底長得是什麼樣啊!」說完了梁天還鄙視他,因為他真的是太無恥了。

    梁天的心裡道:「哼,我看你演到什麼時候,不好意思,去年的奧斯卡影帝的稱號已經被我奪得了。」梁天有淡淡的說道:「剛才你不是說,我偷了你們的神奇藥水的配方嗎?怎麼現在又說,我偷了你的萬年人蔘了。」受到了梁天諷刺的大蛇丸略顯的臉紅的說道:「那是我的實力不夠,打不過你,所以這隻人蔘就拿不回來了。」

    梁天聽了大蛇丸的這番話,突然震驚道。沒想到這個大蛇丸的口才實在太好了。他不去說書,實在太浪費了。停了半響了之後,梁天又說道:「那你想怎麼辦,不會使用拳頭解決吧!」果然不出梁天所料,那個大蛇丸真的開口說道:「那咱們打一架怎麼樣!」這下樑天傻眼了。

    梁天喃喃的說道:「沒想到哥的嘴說話居然很靈,以後可以拿來咒那些在我背後說的壞話的人了。」說完了,還無恥的笑了起來。在隱藏在陰暗處的麻倉葉王他們聽到梁天的這句話之後,心裡想道:「以後就算惹老虎,也不惹這個無恥的小人。要不然的話,自己以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梁天沒想到的是大蛇丸竟然會那麼爽快的答應用拳頭解決,梁天聽到了這句話之後,承受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在梁天的勉強的答應下,那個笨蛋大蛇丸竟然不知道,梁天這次是對他起來殺意。這是大蛇丸所不知道的,於是就很快的上場了。

    就這樣,梁天和大蛇丸的決戰已經悄悄的拉開了帷幕。躲在陰暗處的忍者和陰陽師都紛紛的出來觀戰,就連躲在集團里的員工和那些高層人員,也出來觀戰。因為他們重來都沒有看到,強者跟強者的決戰。現在的社會,就算一些小打小鬧也被那些無聊的給帶入局裡吃公家飯。所以很久沒有看到強者的戰鬥,所以每個人看到梁天和大蛇丸的決戰之後,都紛紛的放下了自己手頭的工作。走出了天宇集團門口,但是他們不走出梁天事先擺好的陣法。

    大戰正式開始了,梁天微笑的對大蛇丸說道:「大蛇丸先生,您來到我們國家貴地來比武。這場比武,我讓你十招,怎麼樣。」現在的大蛇丸已經管不了什麼讓不讓的事情了,他眼裡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趕快把梁天給解決掉。

    梁天的話音剛剛落,大蛇丸就以他的那閃電的身形,很快的來到梁天的身邊。對著梁天就是一踢,可是他剛剛踢到梁天的身體上的時候,只聽見一聲骨斷的聲音。突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從腳底下傳來。

    這時的大蛇丸才意識到,梁天的身體上硬度。就這樣,兩個人僵持了一個小時。

    一個小時過後,大蛇丸已經攻擊完了梁天讓給他的十招,這是梁天微笑的說道:「大蛇丸先生,你也攻擊完了。現在輪到我攻擊你了,小心哦。」說完梁天很乾脆的放出了九天聖火,九天聖火剛剛到大蛇丸的身上。大蛇丸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就這樣回歸了宇宙的塵埃了。

    在一邊的宇智波鼬看到自己的兄弟,已經被梁天給殺死了,陰狠的看著梁天。

    |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wap. 【】感謝有你一路相伴!

    梁天把大蛇丸給殺了之後,宇智波鼬的心裡對梁天充滿了仇恨的怒意。(們的網址)看到梁天的時候,就像要吃了梁天似的。直直的看著梁天,看得梁天的心裡直發毛。梁天心裡想道:『這傢伙,不會是有同性戀的取向吧!』可憐的宇智波鼬現在被梁天當成同性戀的人,他還不知道。

    在宇智波鼬的腦海里,不斷的回放著自己小時候和大蛇丸玩耍的趣事。緊接著梁天把大蛇丸殺害的那一幕,有出現在了宇智波鼬的腦海里。而且還不斷的回放著,宇智波鼬終於受不了從小和自己玩到達的一個夥伴突然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宇智波鼬徹底的崩潰了,先前是家族的泯滅,現在是自己唯一一個從小玩到大的夥伴,其感情堪比親兄弟一般的夥伴從此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了。他終於忍不住心裡的痛苦,蹲在了地上嚎嚎大哭了起來。

    旁邊對這個神秘集團「曉」非常痛恨的梁天,看到自己把人家的親兄弟給殺了。眼淚不知不覺的從梁天的眼睛里流了出來,梁天看到了在這個忍者集團里的兩位木葉忍者村的兄弟,如今卻是一個在人間,一個在鬼界,從此陰陽相隔。

    自從大蛇丸被梁天殺死了之後,宇智波鼬那原來的笑臉,突然間變成了一個冷冰冰的臉。(百度搜索)他轉過身來看到梁天,眼睛里全部都是梁天的仇恨,恨不得把梁天給殺了。

    梁天看到他的眼神裡面全部是仇恨,於是就懶的理他。這時宇智波鼬說道:「梁先生,你為什麼把我最好的夥伴給殺死了。」梁天臉上充滿笑意的說道:「誰殺他了,無端端的我跟他又沒仇,幹嘛殺他啊!你看我是吃飽了沒事幹的人嗎?」宇智波鼬的聲音里有點冷冷的說道:「你不殺他,那他是怎麼死的,你說啊?」梁天看那宇智波鼬已經氣得不成樣子,於是緩緩的說道:「其實就是你們的貪念惹得禍,誰叫你們沒事幹嘛打我的神奇藥水的主意。要不然的話,他現在就不會生活在鬼界了。」梁天說完了還嘆了嘆口氣。

    這時,宇智波鼬紅著眼的說道:「那你現在就是大蛇丸就是你殺的了。」梁天聽了宇智波鼬的話之後,哈哈大笑的說道:「你們這個集團裡面的到底是什麼人啊!有的廝殺如命,有的****愛錢如命。你的那個兄弟就是看到我的手上有很值錢的藥材,一心想要得到,不惜要加害於我。」

    宇智波鼬聽了梁天的一番話之後,瘋狂的大叫道:「不是的,大蛇丸他這個人不是這樣的,是你趁他不備的時候把他殺了是不是。」梁天看到宇智波鼬那肝腸寸斷的樣子,不禁的搖搖頭。

    當梁天轉過身來剛剛要走的時候,宇智波鼬運用了他們家族的獨有秘籍,那就是顯輪眼。

    只見宇智波鼬的雙眼一瞪著梁天,走在前面的梁天立即感覺到眼前的景色都變了。這裡變得很凄慘,堆積如山的屍體,一股股的鮮血從那些死屍上流了出來。對於梁天這個殺人不見血的人來說,看到了這些骯髒的畫面之後,不禁的把之前吃進肚子裡面的東西給吐了出來。

    過了一會兒,梁天已經看出這個幻術的破綻。於是大喊道::「給我破」宇智波鼬辛辛苦苦布置的幻術,就這樣被梁天給破了。

    宇智波鼬看到自己的獨有的顯輪眼給人家破掉了,不禁的大吃一驚。眼定定的看著梁天,很久才吐了出了幾個字道:「你真的是變︶態。」

    梁天淡淡的說道:「對你,還值不得我用全部力量。」
    錦衣衛之卧底江湖 梁天的話像晴天霹靂一樣,打在了宇智波鼬的腦海里。顫抖的說道:「你的修為不會像你們的修真者所說的大乘期了吧!」

    經過了這一小小的震驚之後,又恢復那冰冷冷的眼神說道:「既然你殺了我的夥伴大蛇丸,你就接受我的怒火吧!」於是大喊道:「忍術,火遁之術。」話音剛落,一條長長的火龍向梁天這個方向襲來。直接落在了梁天的身上,而在一旁的宇智波鼬微笑的看著那火焰。

    「哈哈哈哈,大蛇丸,我終於給你報仇了。我已經把那個叫梁天的傢伙給殺了。」宇智波鼬看到梁天被自己的大火燒了,高興的說道。

    「哈哈哈哈,這恐怕讓你失望了,宇智波鼬先生。」宇智波鼬把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嘴裡不斷的顫抖的說道:「你剛才不是被我所放的火給燒死了嗎?為什麼還活著。」

    梁天鄙視他說道:「就你那點溫度不高的火焰,也想燒死我,你省省吧!還是留回家去做飯吧!」

    梁天看到宇智波鼬的那個眼神之後,於是有說道:「既然你想知道真正的火焰是什麼樣子,但是那樣是要代價的哦。」梁天還沒等宇智波鼬聽明白,就放出了九天聖火把宇智波鼬給燒了。可憐的宇智波鼬還沒知道真正火焰是什麼樣的,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消失在了這個宇宙中。

    在一旁觀看的麻倉葉王和其餘四位『曉』的成員看到了這個景象,冷汗不斷的從後背里冒了出來。這四人的心裡同時想道:「在我們當中實力最強的宇智波鼬,就這樣被眼前的這一個年輕人用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竟然把我們的老大給秒殺了。

    |

    本站已開通wap瀏覽功能,隨時隨地登陸wap. 在場的其他「曉」的成員,看到自己的這個集團的領頭人,竟然被梁天只用一招就把宇智波鼬輕易的給滅了。現在他們看梁天的眼神全部都變了,眼裡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梁天把宇智波鼬給滅殺了之後,在場的麻倉葉王他們已經感到了不安。只見梁天慢慢的向他們這邊走了過來,他們害怕的看著梁天,全身哆嗦的不禁的往後退了一步。

    梁天冷冷的說道:「神秘集團「曉」,你們現在感覺到害怕了。現在已經晚了,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後悔葯賣的,自從你們狠心的把一個幸福的家庭給拆散了之後,就註定了你們的毀滅。在那時候的你們有沒有替我們想過,有沒有想過今天的後果。,」

    麻倉葉王聽了梁天的痛斥之後,反對說道:「這是一個強者的世界,這些弱者不配生存在這裡,我把他們殺了這有什麼錯。」梁天則是搖搖頭的回答道:「你們這樣做是有害天理,因果循環,你們最終是毀滅在天道之下的,遲早是會消失在這個宇宙當中的。」

    麻倉葉王聽了梁天的話之後,不甘的說道:「不會的,我們偉大的通靈人家族和忍者家族是不會消失在這個宇宙中的,就算是剛才你說的那個狗屁天道也一樣。」當麻倉葉王說完了這句話的時候,天上的天道好像聽到了他說的壞話似的,天空立刻變了顏色,過了一會兒,一道手臂大小的雷電直接劈到麻倉葉王的身上。由於麻倉葉王受不了天道所放下來的雷電,就直接倒在地上。

    在旁邊的三個通靈人和一個特忍看到了個情況,身體不禁的哆嗦了起來。因為他們看到梁天殺人的樣子實在太可怕了,身體不斷的在顫抖。

    這時,其中的一個特忍,也是唯一一個忍者才反應過來自己實在梁天這個惡魔的手上。於是大喊道:「惡魔趕快把我們放開,我們高貴的大和民族是不能被你們這些低賤的民族侮辱的。」梁天瞄了一下那個特忍,於是開口說道:「媽的,被抓了還那麼牛,難道你不想活了。」

    那個特忍把頭轉過一頭說道:「死就死吧!我們忍者天生下來都是以戰鬥為生的,要死就死在戰場上。」梁天陰陰的笑著說道:「你想死,但是我偏不要你死。我要你受夠千年的痛苦才讓你去投胎,不到千年的話,就別話是投胎了,就連灰飛煙滅的機會都沒有。」

    在一旁的麻倉葉王聽到了梁天的話,震驚的直接愣愣的站在了那裡。連灰飛煙滅的機會都沒有,那是什麼概念,那就是在梁天的掌控之下或活受罪一千年。看來自己以前是踢到鐵板上了,現在人家要滅自己這個組織,自己卻有心無力。

    梁天看到了在一旁的干剛醒過來麻倉葉王,譏諷的說道:「嘿,在楞什麼,虧你還是雙胞胎兄弟麻倉葉的哥哥呢!看來你們倆兄弟的性格的差別蠻大的嘛!」

    麻倉葉王反駁說道:「我么有什麼差別,他只不過是我的另一邊的靈魂而已。他和我,兩個人本來就是一樣的。」梁天搖搖頭的說道:「看來你是沒救了,你是你,麻倉葉是麻倉葉,你們兩個的命運是不一樣的,這是天道的安排,你們是跑不了。」

    這時麻倉葉王哈哈大笑的說道:「哈哈哈哈,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你所說的天道,純屬在虛構而已。」

    梁天搖搖頭的說道:「錯,這個世界上不但有天道,天道上面還有大道。現在你誹謗天道,以後你的修鍊之路看來是斷嘍。」梁天說完了便搖搖頭。

    「臭小子你竟然在這裡污衊我這個偉大的通靈王大人,我讓你不得好死」。麻倉葉王咬牙切齒的說道。

    「哦,我倒要看看,你是要我不得好死的,額,我記得你們這群人裡面,有一個玩泥巴高手,以前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梁天陰險的說道。

    「哦,請問你說的是我嗎?」這時有一個忍者從那四個人裡面走了出來說道。

    「哦,原來是你啊!我倒是誰呢!原來是你啊!」梁天開玩笑的說道。

    「松崗松崎,就是你,只要你在比武上把我打敗就行了。你贏了,你就用死了。相反你輸的話,你就消失在這個宇宙中,你明白了嗎?」梁天用威脅的方式的威脅說道。

    松崗松崎無奈的妥協道:「那好吧!大不了就是一死,有什麼好怕的。」

    梁天和松崗松崎的比武正式開始,其他四個人自覺的讓出了地方出來。梁天和松崗松崎慢慢的走進了比武的地方,上到比舞台的時候,梁天只是筆直的站著,只見一縷微風緩緩的吹過梁天的衣服。整個人顯得很飄逸,很瀟洒。

    松崗松崎看到梁天的身上根本沒有任何破綻,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皮攻了上去。松崗松崎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梁天的面前。他剛剛梁天的面前的時候,嘴角里終於掛了一絲絲的微笑。好像梁天就像要死在他的劍下似的,不過梁天令他失望了。

    只見梁天突然間消失在松崗松崎的劍下,出現在另一個地方。松崗松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就捏了一個忍術。只見松崗松崎把一團橡皮泥扔到了手掌的一張嘴巴里咀嚼,過了一會兒,他的那隻長有嘴的手掌里吐出了一隻已經咀嚼好的形狀像一隻鴿子的動物出來。

    梁天一看就知道是用查克拉做出來的橡皮泥的鴿子,想都沒想,直接扔了一個聖元力做成的小球到空中。那隻鴿子很幸運的撞上了,梁天所用聖元力做成的小球。

    就在那隻鴿子撞到小球的那一刻,小球立刻馬上爆了起來。很不幸的是,在這場爆炸上的神秘集團「曉」的成員,因為承受不了這麼****大的壓力。直接爆體而忘了,從此世界上就沒有了神秘集團「曉」的身影了。

    經過這場戰鬥,梁天的天宇傳媒集團又恢復了運行。 在梁天把那神秘集團「曉」的頭目宇智波鼬和大蛇丸以及麻倉葉王給消滅了以後,心裡的石頭終於放了下來了。這時候,梁天也回到了集團的辦公室里休息,忽然梁天的心境突然提升了。一下子從聖帝後期,聖尊初期,聖尊中期知道聖尊後期才停了下來。梁天感覺到整個身體非常清爽,感覺像洗了一盤涼水澡似的。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變色,烏雲密布,一股氣勢從天而降。嚇得在辦公室里喝茶的梁天,連忙跑到集團外面查看是什麼回事。

    梁天到了外面一看,好傢夥,原來的灰色的雲朵慢慢的變成了紅色。這下樑天的臉色變了,因為梁天自己已經明白是自己在渡劫了。剛才變成的劫雲還沒醞釀完成,又從紅色慢慢的變成了紫色,又從紫色慢慢的變成了深紫色才停了下來。

    梁天看了看周圍,不忍心看到這裡被這可惡的雷劫給毀了。於是直接瞬移到了沙哈拉沙漠中心去,那劫雲也跟著梁天到了沙哈拉沙漠。還謹慎的看了看周圍有沒有人,梁天看到了沒人了,終於放下心來安心渡聖劫了。

    天劫在修真界里分為三六九天劫,最普通,威力最小的劫雲就數三九天劫了。也是普通修真者度的天劫,總共有二十七道劫雷,第一道的威力是最普通的,第二道是第一道的一倍;以此類推到最後第二十七道。別看這三九天劫很普通,但是普天下能度過天劫的修真者數量只是寥寥無幾。

    威力排在第二的是六九天劫,總共分為五十四道雷劫,跟三九天劫一樣,六九天劫的雷電也是第一道是最普通的,到了第二道的時候,威力增加到了一倍。以此類推,一直到第二十六道雷電是成倍增加的,從二十七到開始到第五十三道是成兩倍增加的,最後的一道閃電的和是前面的五十三道的總和,也是威力最大的。但是在修真界里能度過六九天劫的修真者很少,要說度過九九天劫的人更是萬年罕見。神界的神劫比仙界的天劫厲害得多,在仙界的那些仙尊後期的仙人都有不敢嘗試渡神劫,因為神劫的雷劫實在是太厲害了。一個不小心,就會灰飛煙滅。渡聖劫也是神界神人不敢輕易度的,如果你沒有足夠的實力的話,千萬別渡神劫,要不然可能會灰飛煙滅,可不像在修真界的天劫,如果度失敗了,還可以轉修散仙。神人度過了聖劫,就意味著脫離天道的束縛,可以從此生活在天地之間了。

    梁天看到了頭頂上的劫雲已經醞釀的差不多了,於是大喊道:「來啊,死老天,上次被你陷害了一次,現在我梁天可不會上你的當了。」梁天的話音還沒落,第一道劫雷就從天空上落了下來,狠狠的砸在梁天的身上。

    梁天看到自己的帥氣的髮型竟然被這可惡的天劫給弄亂了,於是大吼道:「死老天,敢把老子的發行給弄亂了。老子跟你拼了。」天上的劫雲似乎聽到了梁天的辱罵聲,於是馬上就降下了第二道雷劫。

    梁天看到第二道雷劫已經從天而降,自言自語的說道:「誒,剛才那一道劫雲竟然給浪費了。這第二道,絕不可能浪費了。」說完,梁天就站在劫雲的下方不動了。

    不一會兒,第二道雷劫狠狠的砸在梁天的身體上。梁天已經看到雷劫已經進入了身體里,整個身體不禁的覺得一陣酥麻。於是梁天就立刻運起了鴻蒙至尊訣,把那些進入身體的雷劫給吸收來進行淬鍊身體。只見梁天運起了鴻蒙至尊訣把那些雷劫所降下來的能量統統的吸收來淬鍊身體了。那些雷劫進入了梁天的身體裡面之後,開始肆無忌憚的破壞起梁天身體里的筋脈。被破壞的筋脈被梁天身上剩下的一絲絲的聖元力給修復,雷劫在破壞,聖元力再修復,就這樣破壞又修復。現在梁天身體里的筋脈比以前更為堅韌了很多,身體的強度從下品聖器的強度直接晉陞到中品聖器的強度。

    接著,醞釀完畢的第三道雷劫從天而降,一道比之前兩道大兩倍的閃電狠狠的砸在了梁天的身上。梁天的身體像磁鐵一樣,把流進梁天身體里的雷劫吸收得乾乾淨淨。不到一會兒,第三道強大的劫雷就這樣被梁天的那強悍的身體給吸收了,但是它感覺到好像還沒夠,於是整個身體了起來。

    梁天把第三道雷劫消化完了之後,仰望著天空,期待第四道雷電能帶了強大的雷電。這樣梁天就可以把那的身體給餵飽了。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2021  的士Go App by TaxiGo.HK Privacy Policy

or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or

Create Account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