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Declaration of GW_GoPricing_Plugin_Installer_Skin::feedback($string)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P_Upgrader_Skin::feedback($string, ...$args) in /home/customer/www/taxigo.hk/public_html/wp-content/plugins/go_pricing/includes/core/class_plugin_installer_skin.php on line 0
Activity – Gonzales McNamara – TaxiGo.hk
  • Gonzales McNamara posted an update 3 months, 1 week ago

    沈越掃了一眼周圍,淡淡的將頭一搖,「這個桃色空間有點古怪,好像是有人在一旁偷窺。」

    「什麼?偷窺?」

    胡小蝶一聽,頓時把手從沈越的腿上收了回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哪裡?哪裡有人偷窺?」

    「不知道,但是我總有這樣的感覺。」

    沈越說著便果斷地搖了搖頭,「走,我們出去,這個桃色空間有點古怪,還是小心點為妙。」

    ……

    富貴山莊的中心,有一座高高聳立的金黃色八角石塔,叫作富貴塔。富貴塔是富貴山莊的內部樞紐所在,任何閑雜人等否得入內。

    而此時,在富貴塔的一處秘密所在,室內的牆壁上鑲滿了密密麻麻的水晶幻鏡,水晶幻鏡上正顯示著富貴山莊的各個客房內的情景。

    「莊主,這個小子好像有點奇怪。」

    監視幻鏡的員工之中,有一個年齡不大的藍衣男子對著剛剛來到的莊主彙報道:「剛才這個年輕人好像發現了我們,他正要與女孩子XX卻突然停了下來,而且,以他的口型來判斷,他的確是懷疑桃色空間有問題。」

    「哦?」

    被稱作莊主的青衫老者聞言,頓時往第五百四十八號幻鏡上掃了一眼,只見畫面上的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正與一名二十餘歲的女子說著什麼。

    「莊主,他是說……」

    莊主身後,還有一個白衣飄飄的青年男子,這個青年男子似乎精通唇語,因為他看了沈越的說話后,居然將他的話原封不動地給講了出來。

    「他說,我們出去,這個桃色空間有點古怪,還是小心點為妙。」

    「嗯?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聽了白衣青年的話,青衫老者頓時眉頭一皺,「我們的靈符幻鏡不可能有破綻,除非他是一個五品以上的神控師或者煉丹師,但有如此實力的強者在大乾城屈指可數,我們又怎麼可能不知道?」

    「是啊,這的確有點蹊蹺。」

    青衫老者沉吟了一下,然後果斷地將手一揮,「暫時封閉五百四十八號空間,別讓他出去,以免走露了風聲,壞了我們的大事。」

    「是,莊主!」

    五百四十八號空間管理員聽到命令,旋即便應了一聲將開啟空間符陣的陣眼給關閉了起來。

    「再查一查他們的背景。」

    青衫老者隨後又補充道。

    「少年名字叫作沈越,來歷不詳。女的名叫胡小蝶,是煉丹師協會的副會長鬍青山的女兒。」

    「哼,一個無名小子,一個煉丹師協會副會長的女兒,沒什麼大不了的……」

    青衫老者面色一沉,語氣乾脆而嚴肅,「先把他們傳到幽禁空間去,若是沒有什麼價值的話,就直接幹掉!我們富貴山莊的秘密,連一絲都不能泄露出去!」

    「是,莊主!」

    青衫老者點了點頭,忽地又道:「今天晚上應該還有更重要的貴賓前來,你們可要給我注意了,千萬不要出什麼差錯,否則的話,哼哼……」

    「是,莊主!」

    ……

    沈越與胡小蝶從床上下來,便去按床頭的那個開啟桃色空間的按鈕,可是就在此時,空間內的燈光突然熄滅,胡小蝶按下去之後,整個空間一片漆黑,根本沒有任何開啟的跡象。

    「嗯?怎麼回事?」

    沈越心中一驚,連忙施展精神力查探情況。只聽胡小蝶遲疑著說道:「或許是空間符陣出了什麼故障吧……」

    「不,不對!」

    聽了胡小蝶的話,沈越果斷地搖了搖頭,「這符陣正在移動!」

    「啊?這不可吧,富貴山莊怎麼可能……」

    「別說話,聽我的!」

    沈越本來想自己遁入煉神空間了事,但一想到等會兒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又有些不大忍心,於是他便冷冷的說道:「現在,我們兩個很可能有性命之憂,你聽我的話,或許可以保得性命……」

    「好,好,你說什麼我都聽。」

    胡小蝶聞言,連忙點頭,她現在也感覺到有點不大對勁,當下也沒了主意,便對沈越言聽計從。

    「那好,你……」

    只見沈越趴在胡小蝶的耳邊悄悄地說了句什麼,然後,只呼吸間,他們兩個人便在桃色空間中憑空消失。

    ……

    「不對,莊主!」

    青衫老者與白衣男子簡單地巡視了一下,正要準備回去,只聽剛才的那個藍衣青年又站了起來,「莊主,那兩個人突然消失了!」

    「什麼?消失了?」

    青衫老者聞言,眉頭又是一皺,「怎麼回事?」

    說著,他便又回到五百四十八號幻鏡跟前,果然發現裡面空空如也。

    「哼,一定是隱匿在了哪個空間靈器之中。這兩個人,倒也狡猾……」

    「那怎麼辦,莊主?要不要把這個空間靈器找出來?」

    「不用找了,直接摧毀空間!」

    青衫老者臉上一冷,臉上頓時現出些許惱怒,「哼,小小的空間靈器,也想在我富貴山莊逃生,真是太自不量力了。空間坍塌之下,連八品空間靈器都難以保全,我不信這大乾城還會有這等高品階的空間靈器!」

    「是,莊主!」

    監視五百四十八號靈符幻鏡的藍衣青年聽令,旋即便毫不猶豫地啟動了摧毀空間的靈符陣……

    剎那間,只見幻鏡之中的五百四十八號空間一陣動蕩,然後便如轟山的石砲般炸了開來,無數道宛若雷電般的黑色氣流到處胡沖亂撞,將那空間中的所有物品全都擊得粉碎,眨眼間便已消失殆盡。

    而靈符幻鏡,也在這一刻變得漆黑。

    沒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別的吧 「轟!」

    沈越和胡小蝶剛進入煉神空間,就覺得外面傳來一陣動蕩。

    X!煉神空間與外面處於兩個截然不同的空間,居然能引起動蕩,可見外面的桃色空間很可能是坍塌了。

    空間坍塌,據說是可以毀滅一切有形的物質,其威力之大,一般人根本無法想像。

    可是,自己和胡小蝶對他們有什麼威脅,居然讓對方下這麼大的本錢,毀了整整一個空間?要知道,建造一個空間符陣的代價,足以請到金丹期的強者殺死他們數百次也不止……

    「這是……什麼地方?」

    驚悚之間,胡小蝶睜開眼來,只見面前一片溫馨,柔和的光亮讓她覺得特別舒服,而且,在她和沈越面前,還有一隻黑色的小牛。

    「這裡是我的空間靈器,這頭小牛是我的朋友,就這樣……」

    沈越攤攤手,也沒有多說。像大乾城這種地方,可以藏身的靈器比比皆是,估計胡小蝶也不會懷疑到自己的掌心會擁有一個空間神器。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呢?」

    「等會兒再說吧。」

    沈越沉吟了一下,順便查探了一下空間外面,只見外面的空間亂流仍在繼續,他們現在要是出去,就憑胡小蝶的身體,轉眼間就會變成肉泥。

    而沈牛見到有生人進來,也就沒有開口,只用頭對著沈越的身體蹭了一蹭,便繼續修鍊去了。

    如此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外面終於平靜下來,沈越剛想招呼胡小蝶出去,只見她的臉色突然變了起來。

    「沈越,我……我發覺體內的那個東西,正在攻擊我……」

    胡小蝶銀牙緊咬,俏臉也因此而變得扭曲,「快……快幫我……」

    「啊?」

    沈越見狀,頓時大吃一驚,「李尋花不是說短時內不會有事嗎?」

    「不……我不知道。」

    胡小蝶搖了搖頭,「我快堅持不住了……」

    沈越聞言,正要施展精神力進入進入她的身體查看,卻不料面前虛影一盪,胡小蝶的身影驀地在自己的面前消失。

    嗯?這怎麼可能?

    沈越見狀,頓時大大的吃了一驚,這煉神空間是自己的地盤,一切都應該控制在自己的手中才對,怎麼這一次卻會莫名地失蹤了呢?

    心中正自疑惑,沈越驀地感到煉神空間的第二層,煉丹空間中有了突然有了動靜。難道竟然與胡小蝶的失蹤有關嗎?

    想到這裡,沈越意念一動,精神力便探入到掌心的煉神印記之中。而幾乎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也隨著意念進入了煉神空間的第二層,煉丹空間之中。

    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上次他是出現在司馬鼎之中,而這次他出現的,是在司馬鼎之外。

    只見司馬鼎漆黑如墨毫無光澤,巨大的鼎身宛若鐵塔,令人忍不住望而生畏。

    看來,自己雖然能自由進出煉神空間和煉丹空間,但煉丹空間的真正主人卻是司馬鼎,至於第三層的煉器空間,他甚至是一無所知。

    但司馬鼎至少已經接受了自己,否則的話,他進來時還會是在司馬鼎之內,接受對方的控制。

    「沈越,沈越,快來救我!」

    也不知道胡小蝶是看到了他進來,還是漫無目的的胡喊亂叫,反正沈越剛想探入司馬鼎之內時,便已聽到了她的叫聲。

    「胡小蝶?」

    沈越一聽到叫聲,連忙身形一晃,便進了司馬眼之中。只見——

    胡小蝶被封閉在一個透明的空間內不斷地掙扎,有如一隻待宰的羔羊,既無奈又無助……

    「沈越!」

    看到沈越的身影,胡小蝶的語氣中頓時充滿了驚喜,「沈越,快來救我!」

    沈越知道,這裡是司馬鼎的地盤,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與他抗衡。何況,司馬鼎本來就不是敵人,他控制胡小蝶來這裡,一定有他的道理。

    「司馬鼎前輩……」

    雖然看不到司馬鼎的本體或者說他的靈魂在哪裡,但沈越相信,他一定能聽到自己的聲音,「司馬鼎前輩,你為什麼要抓我的朋友呢?」

    「哼!我抓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不死黑魔。」

    司馬鼎自然沒有現身,他也許根本就無身可現,但他的聲音卻及時的響了起來,「這個丫頭的體內已經附上了不死黑魔的殘魂,要不了多久,她就會被不死黑魔控制身體,成為一個殺戳機器。」

    「這個我知道,可是她現在並沒有……」

    「你知道?你知道什麼?」

    沈越話未說完,司馬鼎便已打斷了他的話,「不死黑魔的恐怖你連想都想不到,想當年就連九洲大陸的數百名頂尖強者,都對他們無可奈何,你……難道認為自己可以強過他們嗎?」

    「不死黑魔,必須見一個除掉一個,斬草除根,不能給它的任何逃生的機會!」

    司馬鼎,可以殺死不死黑魔,這個沈越已經聽青帝說過了,相信他以前肯定對不死黑魔恨之入骨,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在這裡就能查探到第一層空間中胡小蝶體內的不死黑魔了。

    「可是,她還是可以救治的。」

    其實,沈越心裡也沒把握能不能救治,但現在這種情況,他也只能這樣說了。對於胡小蝶,他的印象一般,不會冒太大的險為她拚命。

    不過如果受害的是沈畫,他就算拼了性命也會保護她,即便是羅嫣,他也不金輕易放棄。

    但胡小蝶嘛,只能儘儘人道主義罷了。

    「救治的機會,只有十中之一,或許還不到。」

    悍妻種田:天煞將軍妻管嚴 司馬鼎的聲音一響起,沈越頓時愣了一愣,「司馬前輩,你……你可以救治她?」

    「哼!如果我不能救治,她早已被我殺過了,還能等你進來,再啰里啰嗦的說這麼多嗎?」

    「呃……」

    沈越聞言,頓時為之一噎,原來,這司馬鼎,也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樣冷漠無情。

    而胡小蝶聽到了這道神秘的聲音,也剎那間靜了下來。很明顯,這道聲音的主人很強大,很強大,可以說已經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了。

    如果連這種強者都救不了自己,那以後更不用指望其他人了。

    沒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別的吧 「你先退出去!」

    司馬鼎那道威嚴的聲音一響起,沈越就立刻覺得鼎中的精神力便濃郁了許多,沈越知道,自己若是再不退出,只怕又會像上次一樣陷入其中了。

    想到這裡,他便毫不遲疑,連忙從鼎中退了出去。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鼎內仍然沒有一絲動靜,沈越等得躁了,便意念一動又回到了煉神空間的第一層,與沈牛一起修鍊起來。

    「老大,怎麼回事?」

    沈牛見到沈越回來,連忙睜開眼睛問道,這一次,老大帶了個陌生的女人進來,倒讓他有點驚訝。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Sending

©2021  的士Go App by TaxiGo.HK Privacy Policy

or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or    

Forgot your details?

or

Create Account

Skip to toolbar